首页 > 银行 > 正文
负债成本高企成“痛点” 银行如何降本增效
来源: 上海金融报    2019-12-06 14:13:46

   加强对实体经济的支持力度,促进实际融资成本下行,是当前宏观政策特别是货币信贷工作的重心所在。但是,以存款为主的负债成本居高难下,或已成为中长期内银行支持实体经济时难以回避的“痛点”。

  负债成本压力有所增大

  “从规模占比看,存款是银行负债经营的中流砥柱。简言之,存款稳定,负债就稳定;存款成本低,负债成本就低。”兴业研究策略分析师郭益忻表示。

  不过,近年来,银行在存款方面的压力与日俱增。华泰证券研究员沈娟表示,相较去年,今年上半年银行存款成本率上升明显,如国有大型商业银行存款成本率较2018年全年平均提升0.12个百分点。

  莫尼塔分析师钟正生、张璐指出,目前,银行的负债结构更偏向于利率市场化成分——在2017年以后的银行资金来源中,来自存款的比例降至约73%,且存款中来自结构性存款的比例显著攀升——从4%最高升至6.7%,“带来的结果是银行负债成本趋于上升,同时商业银行的利润率持续走低。”

  “长期来看,在利率市场化和存款竞争压力下,银行存款定价抬升及存款结构向高成本存款产品倾斜是必然趋势,将对其负债成本形成持续影响。”东方金诚首席金融分析师徐承远对《上海金融报》记者表示,“短期来看,流动性分层对银行同业负债和债券融资的影响仍然存在,且对低评级中小银行形成较大压力。同业‘刚兑’打破后,由于市场资金拆出意愿的分化,银行负债压力的结构性分布持续存在。”

  “今年以来,得益于央行持续的流动性呵护,商业银行负债成本整体略有波动,但流动性分层明显——全国性大型银行的负债成本变化不大,而中小银行资本市场融资成本上升,同业负债依赖度高的中小银行压力更为明显。”徐承远进一步解释称。

  郭益忻也认为,存款成本变化相对刚性。“无论是结构性存款,还是大额存单(特别是1年期以上),其特点都是成本相对较高。”郭益忻对《上海金融报》记者表示,“短期来看,央行货币政策难以大幅放松,市场化利率缺少下行动力。中长期来看,流动性监管指标对银行存款提出更高要求,但存款增长相对乏力,这成为银行负债的‘痛点’。今年以来,虽然资金面保持合理充裕,但市场利率整体处于震荡,银行全口径负债成本下行空间狭小,一定程度上制约实体融资成本下行。”

  “2018年以来,银行面临‘存款荒’、‘负债荒’,表现在银行存款增速持续低于贷款增速。”中信证券明明研究团队指出,“我们认为,这是银行体系长期面临的一大风险和困难,也是降低实体经济融资成本的重要阻碍。”

  中国银行研究院近日发布的报告亦指出,银行存款成本刚性,是进一步降低实体经济融资成本面临的主要障碍。

  政策发力引导成本下行

  “银行存款成本在2018年下半年以来大幅上升,银行间存款竞争激烈,市面上出现了多种利率较高的存款产品。”国信证券分析师王剑、陈俊良指出,“但监管部门对此已有所行动。今年10月,银保监会发布《关于进一步规范商业银行结构性存款业务的通知》;央行在11月发布的2019年三季度《中国货币政策执行报告》中亦强调,要‘维护好存款市场竞争秩序,保持银行负债端成本基本稳定’,意指打击各种高息揽存行为。预计明年存款成本上升的压力将会缓解。在银行间市场利率向存款传导仍然不畅的背景下,为进一步引导贷款利率下行,政策当局料将重心转向高息存款品种的治理,包括‘伪结构性存款’、‘智能存款’、类货基等。”

  中金公司的许艳等分析员也预计,在理财打破“刚兑”、规范结构性存款逐步推进的情况下,明年银行的负债成本或将逐步下行。

  郭益忻指出,“2019年,银行存款增长态势较2018年有所恢复。这得益于前期信贷的大力度投放、财政支出的前置以及‘非标’融资的恢复。展望未来,逆周期政策将继续‘托底’经济。信贷、专项债将支撑起社融必要的增速,存款增长企稳回升的向好态势也有望保持。不过,通过规范结构性存款业务来引导利率下行,或在中长期才能见效。”

  明明研究团队指出,金融供给侧改革的推进叠加经济增速换挡,将使银行存款相对短缺的状态持续较长时间。“目前,监管层继续推进金融‘严监管’是确定性事件,因此‘非信贷’的货币派生业务将持续萎缩,而这将直接造成新增存款少于新增贷款。同时,鉴于目前信贷投放增速依旧承压,表内信贷派生的货币也相对不足。二者相互叠加的结果就是部分银行将面临存款相对短缺的压力,这种短缺是结构性的、有持续性的。”

  该团队进一步称,存款结构性的缺乏也将不断“倒逼”央行降准、降息,未来央行应开展“非对称降息”,即相对于MLF利率降幅,更大幅度地下调OMO(公开市场操作)利率。

  徐承远指出,为进一步缓解银行负债压力,央行未来可继续采用降准操作,运用多种货币工具往市场投放低成本的货币资金,帮助降低银行负债成本。同时,行业监管部门可尝试根据不同类型的银行设置差异化监管标准,缓解其流动性和资金成本的压力。

  银行如何“降本增效”?

  “负债成本的降低应当更多从内部着眼,挖掘潜力,通过品种、期限的调节来实现。”郭益忻指出,“降低存款成本,重点是降低高价存款的比重,主要涉及期限(长换短)、产品(存款换成同业负债,前提是流动性指标达标)等的灵活调整。”

  根据对各负债科目的分析,针对大中小行不同的处境,郭益忻认为,大型银行由于各融资渠道都畅通,流动性指标改善余力大,应当聚焦降成本这一核心目标,更灵活地在期限和品种之间切换,为资产端的配置创造条件。具体措施包括短端挖潜结算性资金;主动负债择机“以低换高”;抓住发债黄金时点,规模上用足限额,期限上争取拉长。

  “对中小银行而言,各融资渠道梗阻出现改善迹象,优先满足流动性指标的达标需求后,在合意基础之上再谈降成本。中长期负债逐渐融冰,资质相对较好、有自信的机构要尽早安排发行。存款方面,一要关注大户的稳定性,二要做好零售端,达到聚沙成塔的效果。对于享受额外降准待遇的机构,要优化流动性资产的组合,做好资产负债的匹配。”郭益忻指出。

  “3年以上的金融债是银行长期稳定的市场化负债来源,随着央行9月宣布全面降准,国有商业银行、股份制商业银行和大型城农商行目前的金融债发行利率迫近历史低位。同时,部分中小城农商行发行小微金融债也完全符合监管的导向。这应当是现阶段负债组合管理中的着重发力点。”郭益忻强调。

  徐承远表示,银行应加强产品创新和服务能力,以提高存款客户黏性,同时,逐步落实资管新规,推进理财业务的净值化转型,缓解银行存款流失压力。

  中国银行司库课题组近日发布的报告建议,银行需转变“就存款抓存款”的观念,通过“以客户为中心”的产品和服务体系获客、留客,通过满足客户资金收支和投融资需求做大流量,以资金流量带动存款增长。同时,应紧抓零售存款增长机遇,聚焦重点客群和重点场景,做大流量,挖掘存量。第三,需提升对公客户服务水平,聚焦交易银行平台建设,打通交易链条,促进资金沉淀。在此基础上,积极争取资本项目开放带来的存款机遇。第四,应优化资产结构,夯实新兴行业客户基础,加快发展个人消费金融;进一步创新授信模式,适应新兴行业和小微企业融资需求。此外,需夯实基础设施,提升账户数量和质量,加大优质账户的营销力度,提升重要产业链上的账户份额;补齐信息科技技术短板,提升客户体验,充分发挥其存款引流作用。

  郭益忻还指出,银行应制定切实可行,与实体经济扩张相匹配的规模增速目标,合理规划负债增长。“中长期来看,若银行整体规模增速能够逐步与名义GDP增长逐步匹配,淡化对规模的追求,一定程度上有助于降低对存款的渴求。”

网站地图 博世界平台代理直营网 京城游戏登录直营网 京城游戏彩票平台直营网
沙巴体育投注平台 申博138体育 申博太阳城官方网址 十大博彩现金网申博
东升彩香港五分彩 萬利彩台湾宾果 全讯彩票网靠谱吗登入 乐众棋牌游戏大厅登入
万达国际游戏诚信直营网 京城游戏登录直营网 太子城游戏直营网 京城游戏城直营网
cnc游戏直营网 新太子游戏直营网 万达广场游戏项目直营网 g3国际太子游戏直营网
638XTD.COM 122TGP.COM 768XTD.COM 587sunbet.com 33sbsg.com
718XTD.COM 297PT.COM 44sbsun.com 67jbs.com 858XTD.COM
1112936.COM 7777ib.com 193SUN.COM 517psb.com 111xsb.com
66sbib.com 286sunbet.com 889XTD.COM 197sunbet.com 3333ib.com